旅游投资旅游投资的时代拐点到来!

日前,由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WTCF)与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共同研究编制的《世界旅游经济趋势报告(2020)》在京发布,显示,2019年,全球旅游总人次(包括国内旅游人次和入境旅游人次)为123.1亿人次,较上年增长4.6%;全球旅游总收入(包括国内旅游收入和入境旅游收入)为5.8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6.7%   2020年,全球旅游总收入预计增速为3.6%,其中中国旅游总收入增速将达到6.1%。亚太地区城市吸引全球半数旅游投资,中国成旅游投资热土,旅游投资发展的新时代已经到来   基于2019年全球经济同步放缓的境况,估计2019年全球旅游经济增速仅为1.2%。随着中美达成第一阶段经贸协议文本,全球经济利好信心提升,预计2020年全球旅游经济增速将达到3.6%   2019年全年全球旅游总人次(包括国内旅游人次和入境旅游人次,下同)将达到123.10亿人次,比上年增加5.38亿人次,增速为4.6%,与2018年相比,增速上升0.9个百分点,增长趋缓。预计2020年全球旅游总人次将达到128.21亿人次,增加5.11亿人次,增速为4.2%,增速较2019年下降0.4个百分点   观察2005年以来全球旅游总人次增速趋势可见,2013年之前全球旅游总人次呈现大幅波动式增长,2013年后逐渐进入小幅波动增长期。2006至2013年间,全球旅游总人次出现两次增长高峰,第一次是2007年的7.6%,此后受到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2008年全球旅游总人次增速骤降到最低峰3.2%,而后增速快速恢复,于2011年达到10.5%的高峰。2013年以后,全球旅游总人次增速小幅增长后连续下滑,于2016年降为3.6%。2016-2019年间,全球旅游总人次保持相对平稳增长,平均增速为3.95%(见图1.1)   根据本课题组估计,2019年全球旅游总收入(包括国内旅游收入和入境旅游收入,下同)达到5.8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6.7%,比上年下降0.1%(见图1.2)。根据本课题组预测,2020年全球旅游总收入将达到6.02万亿美元,相当于全球GDP的6.8%(见图1.2),相比2019年略有回升   从长期趋势来看,全球旅游总收入的增长呈现以下三个特点:一是全球旅游总收入增速本身波动性明显减小;二是全球旅游总收入增速与全球GDP增速的差距缩小;三是全球旅游总收入与全球GDP增长的波动性一致趋缓,预计全球旅游收入增速将围绕全球GDP增速上下小幅度波动,波动趋缓(见图1.3)   2019年全球入境旅游达到13.71亿人次,比上年增加0.45亿人次,增速为3.4%,相比2018年下降0.5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全球入境旅游总人次将达到14.23亿人次,增速达到3.8%(见图1.4)   长期来看,全球入境旅游增速渐趋稳定。2010年之前,全球入境旅游人次增速波动较大,2007年达到历史最高点6.4%,之后受全球金融危机的影响,2009年全球入境旅游人次实现负增长-4.1%。2010年以后,除2017年实现7.3%的高增长外,全球入境旅游增速基本稳定在[3.4%,5%]区间内(见图1.4)   相比于全球入境旅游增速放缓而言,全球国内旅游人次增速较为明显。2019年,全球国内旅游总量达109.4亿人次,增速达到4.7%,相比2018年增速增长1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全球国内旅游人次达114.0亿人次,增速为4.2%。从趋势上看,2005年以来,全球国内旅游人次始终保持增长态势,增速始终维持在3.3%以上,2011年全球国内旅游人次增速达到最高点11.4%,之后逐渐下降,2016年以后,增速稳定在[3.5%,4.8%](见图1.4)   从长期趋势来看,全球入境旅游收入与国内旅游收入波动趋势均放缓。以2012年为节点,2006年至2012年,全球入境旅游收入与国内旅游收入均表现出较强的波动性,前者增速最高峰值在2011年达到24.3%,最低峰值在2009年达到-8.8%,最高峰值和最低峰值之间相差33.1个百分点;后者增速最高峰值在2011年达到16.2%,最低峰值在2009年达到-7.8%,最高峰值和最低峰值之间相差24个百分点。2013年以后,全球入境旅游收入与国内旅游收入增长的波动性均放缓,前者增速的最高峰值(2017年,11.5%)与最低峰值(2015年,-2.3%)之间相差13.8个百分点,比2012年以前减少19.3个百分点;后者增速的最高峰值(2017年,7.5%)与最低峰值(2015年,-4.5%)之间相差12个百分点,比2012年以前减少12个百分点(见图1.5)   2016年以来全球入境旅游收入与国内旅游收入波动更趋放缓。2019年,全球入境旅游收入达到1.7万亿美元,增速为1.1%,全球国内旅游收入达4.1万亿美元,增速为1.2%;预计2020年全球入境旅游收入达到1.78万亿美元,增速将达到4.7%,全球国内旅游收入将达到4.24万亿美元,增速达到3.2%,两者有望双双实现连续5年增长(见图1.5)   长期以来,欧洲地区占据全球入境旅游的半壁江山。从2019年的表现来看,其入境旅游人次仍占全球近半,但收入方面的领先优势逐渐缩小   就人次而言,欧洲一直是第一大入境旅游目的地。1995年至今,欧洲接待的入境旅游者占全球的比重一直保持在50%-60%之间,占据半壁江山,但是近年来这一比重也在逐渐缩小。2019年,这一比例为52%,与2018年相比变化不大。预计2020年,略降至51.9%(见图2.1)   就收入而言,欧洲的入境旅游依然在五大经济区域居于领先地位,但其优势有所削弱。1995年至2011年,欧洲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入境旅游总收入的比例保持在50%左右,但是2012年以后,欧洲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入境旅游总收入比例与之前相比明显下降,2019年这一比例为39%。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将为38.9%(见图2.2)   亚太地区已经崛起,在其旅游业的发展中已见端倪。近年来,亚太地区国内旅游发展增速和旅游业总收入对国民经济带动作用的增速领跑全球   第一,国内旅游人次增速和稳定性排名第一。2019年,亚太地区国内旅游人次为76.08亿人次,同比增长5.2%,比排名第二的美洲地区(18.39亿人次)多57.69亿人次。预测2020年,亚太地区国内旅游人次将达到79.89亿人次,同比增长5.0%。就国内旅游人次的增速而言,2006年以来,亚太地区接待国内旅游人次保持高速增长,在全球五大区域中排名第一(中东和非洲增速波动极大,不予排名考虑)(见图2.3)   第二,国内旅游收入增速趋势排名第一。2005年以来,亚太地区国内旅游收入持续增长,于2013年超过欧洲地区排在全球首位。2019年,亚太地区国内旅游收入达到1.6万亿美元,增速达到2.5%,预测2020年将达到1.7万亿美元,增速达到4.3%,略低于中东国内旅游收入增速6.9%;但是从长期趋势来看,亚太地区国内旅游收入总量和增速均领先其他四个地区(见图2.4)   第三,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增速排名第一。2005年以来,欧洲一直是旅游经济对GDP贡献最大的地区,但是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呈微下降趋势,从2005年的8.0%下降到2019年的7.6%;同时,亚太地区旅游经济相当于GDP的比重从6.4%增长到7.0%,很显然,亚太地区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增长的速度在全球五个区域中排名第一(见图2.5)   从长期趋势来看,美洲地区旅游业发展进入式微阶段。第一,国内旅游人次长期平稳低速增长,2006年以来,美洲地区国内旅游人次增速分布在[-1.2%, 5.4%]之间,其中2017年增速最高为5.4%,其次是2012年增速为4.1%,2019年增速为4.0%,相对来看,其国内旅游人次增速长期波动性不大,处于平稳低速增长甚至是略减速增长阶段(见P11图2.3)   第二,美洲地区入境旅游收入增速处于下降趋势,2007年至2011年,除特殊年份外(2008年带来的金融危机对美洲地区2009年入境旅游收入的巨大影响),美洲地区入境旅游收入增速均在10%以上,之后这一增速未曾超过10%,2019年仅为0.2%,预计2020年达到2.7%(见图2.6)   第三,美洲地区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长期来看处于下降趋势,2006年前后,这一比例为6.0%左右,2008年下降到5.9%,并在之后持续保持低于或等于5.9%的状态,至2019年这一比例下降到5.6%,预计2020年,将继续下降,为5.5%(见前述图2.5)   在全球旅游格局中,中东和非洲的旅游份额极小,二者接待入境旅游人次之和不到全球入境旅游人次总和的1/10,并且其发展的不稳定性较强,在2006年至2019年之间,中东入境旅游人次增速的最高峰值(2008年,19.4%)和最低峰值(2011年,-17.6%)相差37个百分点;非洲入境旅游人次增速的最高峰值(2010年,8.7%)和最低峰值(2015年,-3.3%)相差12个百分点(见图2.7)   中东地区旅游经济相当于GDP的比例在经过一番波动后有所上升,预计2019年和2020年,其相当于GDP的比例均为6.0%和6.2%;非洲地区旅游经济相当于GDP的比重有所下降,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将继续下降到5.1%(见前述图2.5)   2019年,新兴经济体接待入境旅游人次占占全球接待入境旅游人次的比例为46.2%,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仍会上升,将达到47.4%,接近一半。发达经济体接待入境旅游人次占全球入境旅游人次的比例经过逐渐下降阶段之后也逐渐趋于稳定。2019年,发达经济体接待入境旅游人次占比为53.8%,与1995年相比,这一比例下降了9.8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仍略有下降,将为52.6%(见图3.1)   1995年至今,新兴经济体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入境旅游总收入的比例大幅增长,2019年,新兴经济体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旅游总收入的比例为39.3%,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将有所上升,将为39.7%。与之相反,发达经济体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入境旅游收入的比例逐年缓步下降,2019年,发达经济体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旅游总收入的比例达60.7%,与1995年相比,这一比例下降了14个百分点,预计2020年这一比例略有继续下降,将达到60.3%(见图3.2)   从旅游总收入增速来看,2019年新兴经济体旅游总收入增速为2%,高出发达经济体旅游收入增速(0.6%)1.4个百分点。预测2020年,新兴经济体旅游总收入增速上升到4.7%,发达经济体上升到2.8%。从长期趋势来看,2005年以来,新兴经济体旅游收入增速从持续高于发达经济体到逐渐收敛于发达经济体。2016年以前新兴经济体旅游总收入增速一直高于发达经济体旅游总收入增速,且均表现出较大的波动性;2016年以后,新兴经济体和发达经济体旅游收入增速逐渐收敛,两者差距逐渐缩小,从2015年的相差8个百分点减小到2019年的1.8个百分点(见图3.3)   从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来看,2019年新兴经济体旅游业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为7%,发达经济体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为6.5%;预计2020年,新兴经济体旅游业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为6.9%,发达经济体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仍为6.4%;新兴经济体旅游业对其社会经济发展的贡献高于发达经济体(见图3.4)   从长期趋势来看,2006年-2014年,新兴经济体旅游业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落后于发达经济体;2014年-2019年,新兴经济体旅游业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高于发达经济体。2015年以来,新兴经济体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明显上升,与发达经济体相比,新兴经济体国家的旅游业对其社会经济发展的作用更大,其旅游业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在6.5%以上,新兴经济体旅游业仍是社会经济发展的重要驱动力。而2005年以来,发达经济体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有所下降,逐渐下降到6.5%以下(见图3.4)   从国内旅游收入来看,2005年以来,新兴经济体旅游收入增速一直高于发达经济体。2012年以后相比2012年之前,两类经济体国内旅游收入波动均趋缓。2019年,新兴经济体国内旅游收入增速将降为2%,发达经济体降为0.5%。预测2020年,两者均有所上升,分别达到4%、2%(见图3.5)   尽管新兴经济体旅游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占比不断上升,发达经济体依然是旅游发展较为成熟和发达的地区,体现在发达经济体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远超于新兴经济体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2019年发达经济体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达到2.7次,是新兴经济体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1.2次)的2.25倍,预计2020年发达经济体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将达到2.8次,新兴经济体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达到1.3次(见图3.6)   T20国家是指旅游总收入在全球排名前20的国家。对T20国家的旅游发展着重进行分析有助于我们更好地认识和了解旅游发展的国别特点。与2015年相比,2016年-2020年旅游总收入在全球排名前20的国家保持不变,但排名有所变动。2013年以来,美国、中国、德国一直稳居旅游总收入前三名且排名不变。2013年-2017年,美国、中国、德国、英国、日本一直位列旅游总收入前五名   但预计2018年-2019年,印度将超过日本挤进前五,且预测2020年,印度将超过英国位列第四。相比2016年,2017年-2020年意大利排名超过法国,泰国排名超过韩国;相比2017年,2018年-2020年奥地利排名将超过瑞士(见表4.1)   2019年,旅游业发展排名前20位的国家旅游总人次占全球旅游总人次的84.1%,创造的旅游总收入占全球旅游总收入的80.8%,预计2020年T20国家旅游接待总人次所占全球旅游接待总人次的比例和旅游总收入所占全球旅游总收入的比例将有所下降,分别为82.5%、80.5%(见图4.1)。从旅游人次来看,T20国家的旅游总人次占全球旅游总人次的比例呈现下降趋势,从2015年的88.2%下降到2019年的84.1%,下降4.1个百分点;而从旅游收入层面来看,2005年以来,T20国家的旅游总收入占全球旅游总收入的比例变化不大,始终保持在78%-82%之间(见图4.1)   本研究根据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家旅游总收入的比例和这一比例的年均增速为衡量维度,将T20国家划分为入境驱动型旅游国家、国际国内双驱动型旅游国家(国内旅游和入境旅游双轮驱动)和国内驱动型旅游国家(见图4.2)   2019年,在T20国家中,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家旅游总收入的比例超过70%以上的国家为泰国,2017年该比例达到80.1%,是典型的入境驱动型旅游国家。从近十二年占比平均增速来看,其值为3.1%,可见,泰国旅游业发展由入境旅游驱动的特点将继续保持   西班牙、土耳其、奥地利和瑞士为国际国内双驱动型旅游国家。西班牙、土耳其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家旅游总收入的比例分别为52%和54.4%,入境旅游收入占比近十二年平均增速均为0.3%、0.6%,入境旅游发展较为稳定;奥地利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家旅游总收入的比例为47.5%,近十二年入境旅游收入占比增速为-0.6%,瑞士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家旅游总收入的比例为42.5%,近十年入境旅游收入占比增速为0.8%   巴西、德国、墨西哥、印度、英国、美国、加拿大、意大利、澳大利亚、韩国、日本、中国、菲律宾、俄罗斯和法国15个国家均为国内旅游驱动型国家。其中日本入境旅游发展正处于高速阶段,日本入境旅游收入占国家旅游总收入的比例约为16.8%,入境旅游收入占比近十二年年平均增速为11.2%,日本正处于入境旅游快速发展的阶段。中国和菲律宾近年来入境旅游下降趋势明显,入境旅游收入占比近10年平均增速分别为-7.9%、-4.1%(见图4.2)   从人均国内旅游次数指标来看,T20国家中有14个国家人均国内旅游次数超过1次。根据人均国内旅游次数,可以将其划分为四个梯队:首先是澳大利亚、美国、和西班牙,三者人均国内旅游次数分别达到4次、3.7次、3.6次;其次,人均国内旅游次数为2-3.5次的国家有加拿大、中国、法国、马来西亚、日本、韩国;第三,人均国内旅游次数为1.5-2次的国家有德国、英国、沙特阿拉伯和印度;第四,人均国内旅游次数不足1次的有印度尼西亚、巴西、土耳其、意大利、墨西哥、俄罗斯,其中俄罗斯人均国内旅游次数最少,仅为0.55次(见图4.3)   从T20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来看,达到10%以上的有六个国家,其中菲律宾和泰国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明显高于其他国家,2017年分别达到17.2%、17%,预计2018年-2020年这一比重会有小幅度下降,预测2020年分别为16.3%、14.7%。其他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也都在3%以上,可见,T20国家旅游业发展对国民经济发展具有一定的促进作用。从近15年来的变化趋势来看,2009年以来,菲律宾和泰国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表现出明显增加的趋势,其他国家旅游总收入相当于GDP的比重变化不大,可见,T20国家旅游发展对国民经济发展的作用均处于较为稳定的状态(见图4.4)   2018年全球服务贸易增速依然强劲,达7.7%。在发展中国家中,中国是最大的服务贸易出口国,2018年中国服务贸易出口增速达到17%   2018年全球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势渐缓,增速仅为2.5%。美国是最大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2018年美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速为1.8%;在发展中国家,泰国是最大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2018年泰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速达到10.7%;中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速仅为1.7%   旅游服务贸易出口与服务贸易出口增速波动趋势一致,以2012年为节点,2006年至2012年,服务贸易出口与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均呈现出较大的波动性,2012年之后,两者波动均较为平缓;但整体来看,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速的波动性更强。2006年至2018年,服务贸易出口增速最低点是2009年,增速为-10.7%,最高点是2007年,增速为19.8%;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速最低点是2009年,增速为-8.8%,最高点是2011年,增速为24.3%(见图6.1)   2006年以来,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相当于全球服务贸易出口的比例较为稳定:2011年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相当于服务贸易出口的比例最高,为32.8%;2005年次之,为32.4%;2018年和2008年是这一比例的最低值,均为29.2%(见图6.2)   从这一特点来看,世界性的国际大事件会影响旅游服务贸易出口相当于服务贸易出口的比例,如伴随着2008年的金融危机、2018年开始的中美贸易战等,这一比例均表现出最低位,预计2019年这一比例依然较低   旅游服务贸易出口与服务贸易出口前20的国家和地区并不完全一致。美国和中国在服务贸易出口国和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中均位列前两位。此外,英国、德国、法国、日本、意大利、印度、墨西哥、西班牙也是重要的服务贸易出口国和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荷兰、新加坡、加拿大、比利时、俄国、瑞士、爱尔兰等国家是排名前20的服务贸易出口国,但并不是排名前20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泰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土耳其、匈牙利、瑞典、葡萄牙、阿拉伯联合酋长国是排名前20的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国(见表6.1)   近年来,美国挑起的中美经贸摩擦也波及到中美旅游服务贸易的发展。2017年美国对中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为353亿美元,同比增长4.1%,增速较2016年下降6.3个百分点,这一增速近10多年来首次降到10%以下,2018年美国对中国旅游服务贸易出口增速继续下降至3.0%(见图6.3)   同时,2018年中国赴美旅游人次首次出现负增长,增速跌至-6.0%(见图6.4)。另据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 旗下公司Tourism Economics的一项最新报告,自中美贸易摩擦开始以来,中国赴美游客在逐年减少。该公司预计,2018年中国游客人数大幅下降导致美国旅游业损失约20亿美元。而2019年赴美游客将减少近65万人次,减少了38亿美元的消费支出。虽然旅游消费仅占美国20万亿经济规模的一小部分 ,但对当地经济有着重大意义,特别是在经济放缓的大背景下,对倚仗旅游业小型企业的影响尤为突出   不过,中美贸易摩擦似乎并未影响到美国赴中国旅游人次的变化。据统计,2018年美国赴中国旅游人次增速达到7.4%,比2017年(2.8%)高出4.6个百分点(见图6.5)   城市作为游客的来源地、旅游产业和要素的聚集地、重要的旅游目的地,在全球旅游发展格局中扮演着重要角色。以下以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WTCF)100个样本城市为例,窥见城市在全球旅游发展中所发挥的重要作用   2018年,世界旅游城市联合会100个样本城市所接待的入境旅游人次占全球入境旅游总人次比重达到42.2%,入境旅游收入占全球入境旅游总收入比重达到29.8%(见图7.1和7.2)   2018年,WTCF样本城市接待国内旅游人次占全球国内旅游总人次比重达到39.9%,国内旅游收入占全球国内旅游总收入比重为31.3%(见图7.3和图7.4)   “世界上最古老的旅行社”、“旅游教材中的经典”——英国托马斯·库克集团(Thomas Cook Group)2019年9月宣布破产清算,引起众人惊叹侧目。旅游业繁荣表面的背后其实是快速地更新迭代,适者生存,像托马斯·库克那样突然消失的公司数不胜数,同期在9月欧洲法国蓝色海岸航空公司(Aigle Azur)、特大航空(XL Airways)和在线酒店预订平台爱遨网(Amoma)也纷纷宣布倒闭   虽然导致这些旅游企业破产的因素有很多,如自OTA冲击、气候变化、脱欧等国际事件、英镑下跌等多种因素,但更本质的原因是“20世纪的经济和组织模式”无法满足“21世纪消费者旅游的私人订制需求”,是传统经营模式和新时代需求碰撞的结果   科技与旅游的融合创造了许多新的旅游产品和服务,旅游巨头们深深明白一旦在重要技术上错失先机,行业地位极有可能遭到颠覆。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成立了孵化器、加速器、投资基金,试图借助其品牌影响力、行业资源、资金支持吸引创业公司入驻、并对其进行培育和孵化。部分创投项目已见成效,有的成为公司长期战略布局的重要部分,有的孵化成独立的公司,有的为提升公司运营效率做出重要贡献   未来旅游与其他行业的交叉领域将成为资本聚集的重要载体,旅游创投的规模将持续扩容,商业模式的颠覆仍然值得关注,但技术创新将成为旅游投资的核心看点,技术突破带来产品的更新、服务的优化、体验的提升将可能打破行业的“天花板”,带来可观的营收和增长潜力,并进一步助推旅游投资增长   “2019年可能是过去十年最差的一年,但却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也许这是2019年最好的标注,不仅是对过去的总结,也是对未来的展望。无论是美国、欧洲还是日本等发达经济体早已进入大体量的存量经济时代。近年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也告别了过去GDP高歌猛进的增量经济时代。当技术创新停滞、人口红利见顶、行业结构固化,导致消费需求逐渐饱和,需求匮乏催使“增量时代”结束,全球经济开始迈入“存量时代”,中美贸易摩擦或许就是全面进入存量时代的最真实的缩影   存量时代的零和博弈,不仅充分地体现在传统制造业,如房地产与汽车行业增速回落甚至下降,也开始蔓延到服务业乃至旅游业,而且存量竞争不可避免,要活下去甚至活得更好,拼的不再是做大蛋糕的能力,而是切蛋糕的能力。旅游业也不例外,许多细分行业巨头虽然早已坐稳,近年以“聚焦”战略为主:迪士尼在财报中披露2019年投资性现金支出将主要用于投资美国本土和海外的迪士尼乐园建设;默林娱乐在2018年投资了马来西亚和韩国的乐高公园;银河集团计划投资15亿美元改造其澳门银河项目;拉斯维加斯金沙集团计划耗资22亿美元在澳门建设四季酒店;六旗集团购买了Premier Parks的5座公园租赁运营权   酒店业并购额度引人注目。2018年酒店业并购案例占据旅游业并购top10的六席(详见下表)。雅高集团的重资产处置以56.5亿美元荣登榜首,其将旗下地产管理业务AccorInvest股份出售给沙特阿拉伯主权基金公共投资基金和其它私募公司。温德姆以13.8亿美元的价格将旗下的欧洲度假租赁业务出售给私募基金公司Platinum Equity。各酒店集团在出售重资产的同时,收购方面也频频出击,美诺国际、温德姆、雅高、凯悦在同业并购方面都有所斩获,其中雅高最为活跃,除收购瑞享酒店外,还收购了21c Museum酒店和Atton酒店集团,并增持东欧酒店集团Orbis   OTA并购频度更高。经历了前几年大开大合的收购,虽然不少OTA企业陷入整合困境,如Expedia以39亿美元收购HomeAway后陷入挣扎。然而,这并未使OTA企业的并购热情消退。Booking、Expedia、TripAdvisor等OTA企业,以及Amadeus、Sabre等全球分销系统等行业巨头都是潜在买家,5亿美元以下“小而美”特征的并购更受青睐。万物互联的时代,OTA公司并购整合会继续活跃   2018年,亚太地区城市的年旅游投资规模最大,达到1406亿美元,占全球城市旅游所吸引投资总额的48.2%;美洲和欧洲城市的年旅游投资规模相近,分别为594亿美元和562亿美元,两者占全球城市旅游投资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0.4%和19.3%;中东城市的年旅游投资规模为322亿美元,占全球城市旅游投资总额的11.0%;非洲城市的年旅游投资规模最小,仅为32亿美元,仅占全球城市旅游投资总额的1.1%(见图8.1)   就资本比较关注的企业而言,近年“资本东进”的特征愈发明显。根据Phocuswire的报告,2018年旅游初创企业共计完成了超过350轮融资,亚太地区旅游投资引人关注,其中印度OYO完成了由软银领投的10亿美元融资,东南亚网约车公司Grab先后获得丰田和Booking Holdings额度分别为10亿、2亿美元的融资   2019年资本对亚太地区旅游创业投资的热情不减。尤其对于东南亚地区,如下表,2019年上半年旅游行业投资获得的融资额排名各行业第二,而且超过历年总额   展望2020年,全球经济面临诸多不确定性因素。地缘政治风险、贸易摩擦风险、区域性社会矛盾加剧等均可能影响到2020年旅游经济的发展。英国新政府的首要目标是在2020年1月31日使英国顺利脱离欧盟。“脱欧”的目标虽已明确,但进展仍不明朗,而这一进程及其结果将对英国和欧元区的经济表现产生影响,并进而影响其旅游业。尽管中美贸易摩擦有缓解倾向,但是依然扑朔迷离,可能会影响到2020年中美旅游。多个地区依然存在各种社会矛盾和冲突,给全球旅游经济增长带来诸多挑战   考虑到旅游需求的刚性和旅游业自身发展的韧性以及各国对旅游发展的重视,预计2020年全球旅游经济增速小幅提升。2020年全球旅游收入增速将达到3.6%,比2019年高出2.4个百分点,其中全球入境旅游收入增速将达到4.7%,比2019年高出3.6个百分点   2020年全球旅游经济增速小幅提升最重要的增长点依然在亚太地区和新兴经济体市场。亚太地区旅游总收入增速在三大区域中排名第一,新兴经济体旅游总收入增速继续高于发达经济体,其中中国旅游总收入增速将达到6.1%。从国际国内两个市场来看,亚太地区和新兴经济体的旅游经济增速均处于领先地位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app 快乐飞艇手机版官网 快乐飞艇游戏大厅 快乐飞艇官方下载 快乐飞艇安卓免费下载 快乐飞艇手机版 快乐飞艇大全下载安装 快乐飞艇手机免费下载 快乐飞艇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安卓版下载安装 快乐飞艇官方正版下载 快乐飞艇app官网下载 快乐飞艇安卓版 快乐飞艇app最新版 快乐飞艇旧版本 快乐飞艇官网ios 快乐飞艇我下载过的 快乐飞艇官方最新 快乐飞艇安卓 快乐飞艇每个版本 快乐飞艇下载app 快乐飞艇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快乐飞艇下载app 快乐飞艇真人下载 快乐飞艇软件大全 快乐飞艇ios下载 快乐飞艇ios苹果版 快乐飞艇官网下载 快乐飞艇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二维码 老版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推荐 快乐飞艇苹果版官方下载 快乐飞艇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快乐飞艇手机版 快乐飞艇怎么下载
上一篇:第六届四川国际旅游交易博览会新闻发布会(天
下一篇:在空调房里也要经常开窗换气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