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投资9次投资9次流产青年汽车失败值得深思

法院认为,青年汽车集团及关联公司以生产、销售新能源汽车为主,该行业属于国家扶持行业   青年汽车系列企业的部分核心资源具备营运价值,青年集团仍在继续经营,不存在资产完全不能变现的情况;虽然青年汽车集团存在一定的清偿困难,但存在通过自行协商、政府帮扶、引入投资等方式清偿债务的可能   遥想今年5月底,《南阳日报》还在头版发布新闻称,“水氢发动机在南阳下线,意味着车载水可以实时制取氢气,车辆只需加水即可行驶,并获得了市委点赞。”   这则新闻一经发布,便引发了社会的广泛关注,大家关注的点并不是这项技术有多先进,而是这项本经不起推敲的技术,不单单得到了当地官方的站台,而且据说这项技术所在的南阳项目获得了总投资额83.16亿元,其中南阳市平台出资40亿元(后期和其余投资者均对此否认)   多年以来,庞青年带领的青年汽车以项目建设研发为幌子,通过参与各地的招商引资,以极快的速度在各地进行项目建设。据不完全统计,青年汽车从1995年起,就开始以各种合资、收购的方式,获得了客车、重卡、轿车等多个品牌的生产制造资格,而通过这些生产资格顺利的获得了多达9个地方的招商引资项目   但时至今日,庞青年带领的青年汽车的投资项目鲜有成功的案例,大多数项目却落得烂尾收场   更要命的是在青年汽车的各地项目建设烂尾后,还被多地追讨投资以及附带的煤矿、用地等。单纯在2009-2011年期间,青年汽车即通过投资项目换取当地的煤矿,然后转手就卖掉,中间套取了非常可观的差价,同时还被多地送上审判桌   细看庞青年的创业经历,除了一开始的自行车轮胎厂和豪华客车,这两个案例算得上是真正的白手起家的创业外,后面一系列的项目建设都是以项目换投资、资源的套路,给小编的感觉都是借地方的钱和资源,投资建设自己的事业,而且还不保证能成   庞青年生于1958年,年轻的时候放过牛、卖过茶,为人爱钻研、爱折腾、做事情也有魄力和大胆   在20世纪80年代,国内汽车工业开始蓬勃发展,而这一切与身在浙江乡镇的庞青年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他选择了一项离普通人更为接近的产业,办起了一家小化工厂,专门生产自行车轮胎。可能是这个厂的经历,让庞青年的视野慢慢打开,同时也为他累积下了一定的资本,为后面庞青年的创业提供了可能性   上世纪90年代中期,中国经济处于快速发展的阶段,汽车也开始走入寻常百姓家,已经靠生产自行车轮胎赚到第一桶金的庞青年也闲不住了   特别是看到国内经济蓬勃发展,客运市场势必会需求大增,国内对高端车型的需求开始逐渐增长,因此庞青年认为高端客车有得做   当时这么想其实是对的,那个年代国内生产制造的水平较为薄弱,而当时的人们已经开始想要一些高品质的产品,这与庞青年的想法不谋而合   庞青年要做高端客车,要造单价100万以上的车,在当时的人看来,一家乡镇做自行车轮胎的企业要做大巴,简直就是天马行空   1995年,庞青年与北京北方公司合资成立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生产高档客车,不过,在1995年到1998年,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三年仅生产了8辆豪华客车,随后逐渐走向破产边缘,第一次造车宣告失败   1999年,庞青年通过股权并购,收购了金华北方福来汽车公司,并于2001年成立金华尼奥普兰车辆有限公司   在合作之前,庞青年几经周折才与德国著名客车制造商尼奥普兰公司达成合作,并把时任尼奥普兰总工程师的卡尔亨茨.大卫留了下来,为庞青年的高端客车事业提供了宝贵的技术基础   这时的庞青年确实具备了实干家的能力,以一家近乎“一穷二白”的企业吸引到当时已经相当成功的高端客车制造企业的青睐   2001年1月9日,青年汽车集团有限公司成立,随后,庞青年花了三年时间,使尼奥普兰系列客车占据中国豪华客车近70%的市场份额。高峰时期,金华青年尼奥普兰客车年销量达到5000辆   这也是庞青年为数不过成功的企业之一了,在青年汽车随后的扩张当中,庞青年的运气就没这么好了。在经历了尼奥普兰客车的成功合作后,庞青年也想把这样的方式复制到重卡、轿车领域,但事与愿违,青年汽车后面的重卡、轿车项目均已失败告终,而且还牵扯到多地的项目建设烂尾,用焦头烂额来形容并不为过   客车事业的成功,给了庞青年更多的底气以及资金,促使这个爱折腾的人想把青年汽车的版图再往外扩张,这次他瞄准的是卡车   依靠德国曼与尼奥普兰公司的母子关系,青年汽车又搭上了德国曼,有了尼奥普兰客车的合作经验,德国曼重卡的合作相对来说比较顺利就达成了   2004年8月,青年曼引进世界一流的MAN重卡技术,是当时德国MAN在中国唯一的整体商标使用方和在中国的生产基地   客车的成功,只给了庞青年制造卡车的信心。虽然引进的是一流的产品和技术,但当时青年曼重卡主要是以CKD的形式生产制造,总成和零部件都需要外购,导致生产成本居高不下以及青年曼卡车高昂的售价   青年曼重卡并没有延续青年客车的势头,在国内重卡领域的占有率非常低,而产品销售所得的利润也仅够维持企业正常运转。因此没过几年就已经开始烂尾。这主要是因为两者的合作方式并不是采用技术引进的方式,而是单纯的CKD,难以培养出能掌握重卡技术的人员   实际上,青年汽车的重卡项目可以看作是曼在中国建立的一个组装厂,青年汽车并没有得到相关的技术资料,也难以培养自己的重卡制造技术方面的人才   随着该许可证项目执行结束后,目前青年汽车已经无权继续使用曼的商标组装卡车,2013年左右,伴随着石嘴山工厂的停工,青年曼重卡的生产也随之停止,今天的青年曼与德国曼已经没有了任何的关系,现在的青年卡车,只能自力更生,但本身积累就少的技术还能吃多久呢   当年的青年曼卡除了价高、没有自主技术以及卖不动外,更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的是,在青年曼急需降低成本提高销售量的时候,庞青年却一直想着快速扩充产能,到处去圈地,给人留下来造车囤地的感觉,石嘴山项目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后面再谈   在青年客车刚站稳脚跟之时,庞青年在向卡车行业扩张的同时又把目光放到了乘用车上   2004年3月,庞青年的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汽车,获得了轿车生产资质,并引进富士重工技术以振兴云雀汽车。但无奈云雀汽车的市场表现实在太差,日本富士重卡在青年汽车入主贵航云雀三个月后,正式放弃“云雀”品牌   2006年,青年汽车又与马来西亚宝腾合作,购买后者控股的莲花工程公司产品技术来生产汽车。2007年底,庞青年正式将“云雀汽车”更名为“青年莲花”   然而由于青年莲花生产额产品质量问题多且得不到解决,2012年青年莲花与英国莲花工程公司的合作也走到了尽头,青年莲花彻底失去了技术支持   据当时中国经营报报道,自2013年开始,青年汽车实际控制人庞青年被警方以涉嫌诈骗刑事立案;青年莲花在2014年被爆出资金紧张,大规模停产;2017年,青年莲花汽车被债权人申请破产清算   收购,当时已经成为了庞青年快速扩大规模的重要做法,前有收购北京北方车辆厂企业,以获得客车的生产资质,后又收购贵航云雀,获得乘用车生产资质,两者都是收购后再想办法引进国外的产品   当时的青年汽车有了与莲花的合作经验,变得更加的雄心勃勃,希望自己像吉利收购沃尔沃一样,将企业规模进一步扩大   2011年2月,青年汽车高调宣布与瑞典汽车谈判并购合资事宜;5月,青年汽车联合庞大集团与瑞典萨博汽车公司商谈并购合资事宜   但萨博背后的持有者关系错综复杂,老东家是通用、大东家则是瑞典飞机有限公司,另外还包括了青年、华泰、中日电动车联盟、印度马恒达等众多买家的加入,让萨博始终掌握主导权,导致价格水涨船高   同时更重要的是通用汽车在背后的动作,一直不希望萨博的核心知识产权落入青年汽车之手,如此一来,青年汽车收购萨博的事情宣告失败   收购萨博的失败,也变相导致了青年汽车与鄂尔多斯的项目投资失败,更是与当地产生了纠纷   青年汽车在客车行业刚站稳脚跟的时候,就开始快速切入卡车和乘用车行业,在现在来看也是非常激进的做法,典型的步子大了扯着蛋。而这一切对于庞青年来说则是这名实干家坠落的开始,同时也是一连串于各地项目建设失败的起源   从2005年起,青年汽车以青年曼重卡、青年莲花以及萨博这几个项目,在全国各地以合资的方式进行项目建设   而到了2009年,更是青年汽车一个疯狂的扩张期,期间提出的444亿项目,欲在全国建立十大生产基地,投资的地方设计济南、泰安、连云港、石嘴山、鄂尔多斯、海宁、六盘水等   但翻看多年以来青年汽车的在各地的项目建设情况来看,有关青年汽车的项目建设大多以失败告终,而最终受害的也是来自投资方的地方和投资人,钱、地两失的并不止一个   2004年,庞青年入主贵航云雀,获得轿车生产资质,但由于销量实在太差,仅仅过了三个月,青年汽车引进的富士重工即放弃对云雀汽车的技术支持,三年后云雀汽车也彻底消失了,只给青年汽车留下了生产资质   2005年,青年汽车在济南成立济南青年汽车,总投资约62亿元,这个项目与往后的项目相比,开展还算顺利   2009年,第一辆“济南造”莲花轿车下线时,该公司员工人数一度达到1100多人,另据山东省商务厅2011年发布信息显示,济南青年2010年产量为8030辆,实现产值7.03亿元,利税2762万元   但是,在2016年济南市经信委通报了19家“僵尸”企业,其中“济南青年汽车有限公司”赫然在列,更多的信息显示,该公司早在2012年就已经停产,那一年正好是青年莲花与英国莲花分手的一年   2005年,青年汽车在济南建厂的同时,也与济南旁边的泰安当地合作,建成了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但跟济南厂一样,随着青年汽车与英国莲花的合作结束,泰安青年汽车也走向了停产   根据当时的报道,泰安青年汽车在2014年停产,同时也被爆出大规模拖欠职工工资。2015年,泰安市宣布收回泰安青年汽车有限公司400亩工业用地;2018年泰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泰安青年位于泰安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一天门大街的土地使用权、建筑物及地上附属物,进行了公开拍卖   2007年6月,总投资27亿元、年产5万辆轻型汽车的连云港青年汽车项目开工   三年后的2010年,因合作失败,江苏连云港市收回青年汽车项目闲置土地877亩   连云港的项目失败后,庞青年很快转战到浙江海宁。2010年5月,青年汽车集团海宁汽车新能源项目开工典礼举行,项目涵盖了汽车及新能源动力系统、变速箱、汽车内外饰件等产品,项目计划总投资40多亿元   但跟青年汽车的其余项目一样,海宁项目只支撑了两年,到2012年6月,原本要试生产的超级电容器计划一直没有实施,而首辆车下线也一直没有兑现,最终双方一拍两散,厂房、土地由回购,共计553.713亩   在第一辆莲花汽车下线年,青年汽车迎来了高调的扩张期,在2009年即提出了444元项目   2010年6月,青年汽车与石嘴山市接洽,9月双方签约,11月完成注册成立公司。项目预计总投资267.09亿元,建设年产21万辆重型卡车、10万辆莲花轿车、51万台大型汽车发动机项目,此外还有变速箱、铁铸件等汽车零部件加工、汽车玻璃等项目   石嘴山面对着当时青年汽车超大的投资项目,同时也看到了青年汽车的规模以及庞青年头上的企业家、浙江省人大代表的光环,于是拼尽全力满足青年汽车的需求,当时的青年汽车在石嘴山基本上是要地给地要资源给资源   根据合作的纪要,“为了抢占西部大开发先机,推进石嘴山产业升级和转型”,将配给浙年汽车多家具有采矿权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   可结果却是,青年汽车在进入石嘴山三年时间内,项目几无进展,2013年厂房已经开始闲置,2014年青年汽车的更是全面撤出石嘴山。然后更为离谱的是,快乐飞艇APP棋牌当时石嘴山给青年汽车项目配套的煤矿和五处露头煤矿生态治理工程都被青年汽车转卖,从中获利多达10亿元以上   2010年底,青年汽车与杭州萧山建立了合作关系,项目位于杭州江东工业园区,建设总面积达到了1500亩,一期投资36亿元。2011年,青年莲花L5轿车在该基地投产,下线仪式上,青年汽车宣布萧山基地一期建设用地1000亩,已投入28亿元   但仅仅过去了两年,2013年下半年,随着青年汽车和莲花汽车分手,萧山基地也进入了停摆的状态,随后的2017年,浙年莲花汽车有限公司、浙年莲花发动机有限公司、杭州亚曼发动机有限公司进入破产清算阶段   杭州江东工业园区投资开发有限公司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2008年至2016年3月的债务本息合计8.79亿元。同期,萧山经济技术开发区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也在向青年莲花汽车追偿约1200万元的借款   2013年,伴随着青年汽车与莲花合作破裂,多地的青年汽车项目也陷入了困境,大多在不久之后便彻底的关闭或者破产   2011年,青年汽车以收购萨博汽车成功并在鄂尔多斯投产为条件,与鄂尔多斯市签订协议,投资建厂的同时,由鄂尔多斯市配给青年汽车两项分别为6亿吨和7亿吨的煤炭资源   但不幸的是青年汽车收购萨博汽车失败,但青年汽车却提前将鄂尔多斯市提供的价值13亿元的煤炭资源转手出售,并提前收取了2亿元的定金,再次从中获利   2011年,青年汽车宣布在贵州六盘水建设重型卡车生产线以及其汽车配件生产基地,项目投资为25.75亿元,建设厂址位于六盘水市水城县董地工业园区。形成年产6.5万辆汽车的生产能力,其中重型货车1万辆、大客车0.5万辆、乘用车5万辆   这个号称要“改变六盘水工业格局”的项目,时至今日,除了以一条临时生产线组装过少量青年曼重卡以外,并没有其他实质性进展,土地的大量闲置也引发了不少的质疑   直至2013年,庞青年在一个媒体沟通会上表示,青年汽车已退出六盘水基地的建设,青年汽车的又一项目建设失败   自2005年起,庞青年13年间9次与合作均以失败告终,但仍未被抛弃,直至2018年12月,遇到南阳,搞出水氢汽车,社会舆论才开始集中的对青年汽车以及庞青年开火,终于让不断扩张的青年汽车陷入泥潭   青年汽车和南阳的合作最早可追溯到2012年,双方更为紧密的接触互动始于2017年,而线日,南阳与青年汽车的项目才开始真正落地   双方签署了合作协议,拟在南阳高新区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计划生产氢能源乘用车、商用车以及氢燃料发动机   按照当时南阳市提出的市场换产业、换项目的思路,为了留住青年汽车,带动南阳市汽车产业链发展,当地给出了供地1000亩建设氢能源汽车产业园,平台出资40亿元,采购氢能源汽车并协作落实氢能源大巴1000台、氢能源物流车5000台订单合同等一系列承诺   这又是一出以项目换资源的戏,不同的是这次要的不单单是投资、工业用地,还需要为产品兜底,保证生产出来的车辆有人接盘,这是何其轻松的生意啊   但这在水氢发动机事件发生后,南阳方面立即予以否认,相关人员表示,目前只是签了协议,很多具体事项还没落实,同时,也否认了40亿元投资的说法。小编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了保存面子还是真的没有给钱,相信这只要当事双方才知晓   回看庞青年与青年汽车这十几年来的发展路线,除了刚开始做的客车是踏实创业并取得成功以外,后期的青年曼重卡、青年莲花、收购萨博等项目更像是一道幌子,用来当做全国各地的以项目建设换资源的筹码   对于各地的投资饥渴症,庞青年以及青年汽车还是琢磨得很透彻的,使出的每招都能正中下怀   但令小编好奇的是,从2005年起到2018年,中间过去13年,而青年汽车的项目投资几乎全部失败,为何到现在他们还能在的招商引资中得到合作,这是因为青年汽车或者庞青年太成功还是因为各地对项目投资太饥渴?(文/卡家号:postmalone)
上一篇:快乐飞艇APP棋牌汽车投资汽车投资理财是什么意
下一篇:快乐飞艇APP棋牌汽车投资开家汽车美容店投资预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