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投资国家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王沅:中

“中国对外投资也是个新手,但在投资的过程当中,应该尊重市场,而且要配合企业,因为企业到外面的判断还是很对的,尤其金融机构在融资的时候,要配合企业做市场的判断,告诉到国别风险、地区风险。”12月8日,国家开发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王沅在“三亚财经国际论坛全球格局变化下的应对与抉择”上表示   针对网上说的中国很多投资都是国家行为,王沅表示,我觉得是把很多不同方式的资金流动都混为一谈,比如中国对非洲的对外援助,修学校、医院、图书馆、体育馆,这些不是一种商业行为,也不是非常大规模可持续的投资,只是一个外交上的方式,从数量上可以忽略不计   王沅:我讲一下中国对外投资的这些年的变化,因为这个章节谈的是投资新变局。中国在改革开放的过程当中,投资的方式、主体、资金的流向都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在80年代,我们跟外贸外资有关的基本政策是出口推动,进口替代,当时我们是一个外汇短缺的国家,当时最主要的是创造外汇,节省外汇,增大外汇储备。随着中国经济的发展,这么多年的经济增长,包括中国参加了WTO,在这个过程当中,中国实际上已经非常深度的融入了世界经济体,不仅仅是贸易,其实贸易跟投资永远是很难分开的。比如从外面来,我们叫国外的直接投资,现在我们往外投,根据世界银行的报告,包括国际上大智库的报告,都说明中国在2015年到2018年之间,这两个方向的投资都是处于世界第二位的。中国作为最主要的一个接受国和向外投资的经济主体,中国是一个制造业大国,也是一个国际贸易的大国,投资每年的增长是很快的。在这个过程当中,投资的增长在习主席2013年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前,投资已经发生了,只不过在这个过程当中,又贴上了一个很中国的,甚至很政治的标签,世界上有很多不同的议论。但从经济学的角度,从金融从业人员的角度来说,它是一个非常自然的过程,并不是说有了一个什么口号,或者有了什么倡议,这个事情就发生了   在中国,对外投资里面有几个非常明显,投入基础设施的比较多,就是所谓的互联互通。然后是制造业,中国的制造业走出去的也很多,制造业一个特点:一是接近于它的原材料的产地,二是接近于它的消费市场。这也都是很自然的过程,就像八、九十年代外国到中国来投资,也是用中国的劳动力、资源,接近中国的消费市场,因为中国的经济已经发展到这个阶段后,走的是同一种模式的道路,只不过方向是反的而已   中国是一个很大的贸易国,我们经常用大家所说的行话,两头在外的经济,我们生产的东西,市场在外,但我们需要的原材料和能源,也是从外面进来的,所以中国参与对外投资,更加巩固发现你的市场,这也是势在必行的过程,所以中国的对外投资这几年增长是很快的。我原来在国家开发银行,在2004年之前,开发银行的业务85%以上是国内的,只有百分之十几是国际业务,百分之十几的国际业务,大部分都是我们到外面去融资,后来中国的外汇储备加大了,我们自己的经济活动在外头也多了,所以银行跟着我们自己的客户出去投资的活动也就增加了,而且外汇储备,像国家开发银行,也不怎么到国际市场去举债了,因为自己的外汇储备很多,如果需要外汇周转,可以到外管局用人民币资金去换汇,所以整个融资的方式发生了变化   投资的流向,从地域的分布来看,中国到外面投资的流向,邻近国家是比较多的,比如西边的中亚、俄罗斯,南边的东盟国家。从地域的分配就能看出来,贸易关系密切的国家,中国的投资就多,贸易比较薄弱的国家,中国直接投资的就少。新兴经济体的国家比较多,发达国家比较少,比如中国跟美国的贸易关系,我们出口一些制造出来的商品,买进来有很多都是高技术,这些高技术的地方不怎么需要中国投资。能源或者原材料的大国跟中国的投资联系比较密切,最典型的是澳大利亚、南非、巴西,是中国投资很主要的集中地   网上说中国的很多投资都是国家行为,我说是把很多不同方式的资金流动都混为一谈,比如哪个国家经济发达了,可能有一些国家的对外援助,比如中国对非洲的对外援助,修学校、医院、图书馆、体育馆,这些不是一种商业行为,也不是非常大规模可持续的投资,只是一个外交上的方式,从数量上可以忽略不计。当然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一些国家的优惠贷款,这部分也是微乎其微。比如在中亚修一条中亚两个国家(塔吉克斯坦通过乌兹别克斯坦),优贷的数量几乎修不出去塔吉克斯坦,所以让银行加入,由政府的优贷,也有商业银行的贷款,这样对借款国也有好处。周小川做央行行长的时候,在第一届“一带一路”峰会的论坛上提出一个原则:一是要用开发性金融的方式在新兴经济体当中找到融资的项目。开发性金融并不是只是开发银行,其实开发性金融机构很多,比如世界银行、亚洲开发银行、金砖银行,而且商业金融机构也可以用开发性金融机构的方式进行融资。二是融资的项目财务上要可持续   我的结论是,中国对外投资也是个新手,但在投资的过程当中,应该尊重市场,而且要配合企业,因为企业到外面的判断还是很对的,尤其金融机构在融资的时候,要配合企业做市场的判断,告诉到国别风险、地区风险   王沅:我特别同意中国的经济发展和开放是双向的,我们既要对全世界开放,也要走出去,但在中美贸易摩擦的大形势里,而且特朗普对现在的贸易体制持否定态度,但中国一直坚持多边原则,实际上是WTO的基本原则,无论是请进来还是走出去,都是适用的。所以,我们应该继续坚持市场准入,国民待遇和透明度原则,在哪儿这个都不会过时   资本动态  春兴精工陷“内幕交易”泥潭:实控人被采取强制措施,股价闪崩跌停   有意与本刊合作者,有关合作事宜请与财经网联系。未经财经网书面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否则即为侵权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app 快乐飞艇手机版官网 快乐飞艇游戏大厅 快乐飞艇官方下载 快乐飞艇安卓免费下载 快乐飞艇手机版 快乐飞艇大全下载安装 快乐飞艇手机免费下载 快乐飞艇官网免费下载 手机版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安卓版下载安装 快乐飞艇官方正版下载 快乐飞艇app官网下载 快乐飞艇安卓版 快乐飞艇app最新版 快乐飞艇旧版本 快乐飞艇官网ios 快乐飞艇我下载过的 快乐飞艇官方最新 快乐飞艇安卓 快乐飞艇每个版本 快乐飞艇下载app 快乐飞艇手游官网下载 老版快乐飞艇下载app 快乐飞艇真人下载 快乐飞艇软件大全 快乐飞艇ios下载 快乐飞艇ios苹果版 快乐飞艇官网下载 快乐飞艇下载老版本 最新版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二维码 老版快乐飞艇 快乐飞艇推荐 快乐飞艇苹果版官方下载 快乐飞艇苹果手机版下载安装 快乐飞艇手机版 快乐飞艇怎么下载
上一篇:多数企业对信息技术投资回报不满意埃森哲:不
下一篇:北京市大兴区委书记周立云致辞:诚邀科技和企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平台!